BluePoppy

沉迷all德

我毕业啦!

脑洞

立个flag
想写个hp paro
白起格兰芬多,李泽言斯莱特林
两人相爱相杀)buni 的故事
超过50赞我就写
想看的也可以在下面评论“想看”

占tag抱歉

【哈伏德】当你撞见自己的男朋友在和前男友偷情,你会……(上)

秃董生日快乐!
下面来一趟车
链接在评论里,所有求私的小可爱请看楼下(我就不一一艾特了……)
求红心蓝手!

【DHD】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3)

马尔福从床上醒来。
他穿着一件大了1个号的蓝色条纹睡衣,上面散发着留兰香味洗洁精的味道,很明显,这是波特的。
他感到麻木无力,脑子也在叫嚷着要睡觉。但是,他不得不自己起来。
规律生活。
该死的!规律生活。
这是波特对他说的。
因为这个该死的说法,他不得不每天6点半起来,然后和波特一起吃早饭,自己解决午饭,洗衣服,并且在他下班回来之前做好晚餐!
该死,我又不是仆人,这些下贱的事情应该由家养小精灵来做!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于是,刚刚有些清醒的脑子马上又回到了混沌状态,马尔福喜悦地闭上了眼睛。

“德拉科!”
有人在喊他。
“德拉科,醒醒!”
是波特。
他的大脑2秒后反应到。
我选择忽略。
他对自己说。
接着,他感受到炙热的唇贴在他的嘴唇上。
甜蜜的报应,他想。
波特的手一路向下,解开了他的睡衣扣子,些许粗糙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接着,这双灵巧的手褪下他的睡裤,伸向他的……
“清水如泉!”
淡蓝色的眼睛突然睁开,看见面前一个黑色的人影,这种模糊的虚像渐渐清晰。
“潘西!你在做什么?!”
“德拉科,”潘西的手轻轻抚上德拉科的额头,“你做噩梦了吗?我和布雷斯在隔壁听见你不停的呻吟,又叫不醒你,所以我就……”
苍白的脸顿时浮上两朵红云。
该死的!他竟然做了春梦!还是关于波特的!
“德拉科,你害羞了吗?做噩梦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啊。”
“没……那个……我就是……”
“噗,”潘西捂住了嘴“你想他,是不是?”
“才……没有,闭嘴,潘西,”德拉科恼羞成怒,“我说了,闭嘴,别笑了!”
“这样和潘西说话可不大好啊,特别是我们还给你提供了住处。”一个冷酷的声音传来,可是德拉科一点都不害怕。
“你还真爱模仿他,”德拉科讥笑着看向黑皮肤男孩,“布雷斯。”
“不是模仿,我可是认真的。”布雷斯有些生气,保护性的站到了潘西背后。
德拉科冷哼了一声。
布雷斯从前不是沾花惹草的人,但是也没有现在这么纯情。自从爱上潘西,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按照波特的话说,他就是个“护妻狂魔”,每次潘西和别的男人打招呼或者谈话,他都要站在潘西背后“监听”。正是因为这个习惯,潘西不得不换掉自己从小到大都去看病和探望的心理医生,巴尼先生。
“说个正事,我睡了多久了?”
“你从昨天来,到现在,整整睡了18个小时。”
“现在几点了?”
“10点。”
该死的!我错过了上班的时间!早知道就应该养成好的起床习惯!
德拉科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由于昨天晚上的疲惫他并没有脱衣服就睡了),拿起黑色的外套和领带就要走。这时,布雷斯冷哼道:
“去哪里?”
“上班。”
“如果你没忘记的话,现在是星期六。”
好吧,他的确忘记了。
“我……”
德拉科仿佛呛了一口水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随即,他放下了衣服,整个人重新瘫回床上。
“好了,现在让我们下楼吃点东西吧。”潘西笑着对他和布雷斯说。
“当然,亲爱的。”布雷斯用一种甜蜜的语气回答。
德拉科在心里做出呕吐的动作。

吃饭时,饭局上,
“话说,你和波特究竟怎么了?”潘西好奇地打听着。
“没怎么,我们分手了,就是这样。”
“我想,这必须有个理由。”
“没有,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八卦。”
“亲爱的,问他不如问问报纸。”
布雷斯擦了擦手,把桌子上的一叠报纸摊开,递给潘西。
头条:哈利波特……
“天哪!”潘西发出一声惊叹,接着,她说,“德拉科,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

十几分钟后,
“咚咚咚!”
“罗恩,去开一下门!”
“咚咚咚!”
“哦好的。”
……
“你好,这里是韦斯莱夫妇家,请问有何贵……是你?!”
“没错,是我,韦斯莱,”马尔福平淡地说,“我需要你……不,是你的夫人,咳咳,格兰杰小姐帮个忙。”

@梵奚道
混个更嗯

【宣群】霍格沃茨
占tag抱歉
是那个微信群的姊妹群啦,想加的小伙伴来吧!(在这里为潘西学妹求克拉布,高尔以及布雷斯,为我亲爱的海德薇求小猪等猫头鹰,为汤姆求纳吉尼)

一定也是超级冷吧……
别是右边的文了……目前写的最后一篇吧……
真的想说啥都行……求评论啊!!!

Redland红土:

一个互动的好机会!!随便说啥都行!😆😆😆😆😆😆

JuanMao:

啊我也想……基本没在lof这边互动过,就想知道光靠画能给人什么样的印象呢🤣

旳---:

 

 


 

  
   

好奇。明早删

STARJELLY:

  
 

 


 

  
   
    

想 想知道()

你饿不饿:

   
  
 

 


 

  
   
    
     

我..我也来(。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来源:笙歌慢

冷到不行的百粉点梗

有什么想看的梗和我说啊,挑几个写一写√

































求评论啊T_T

占tag抱歉

emmmmmmm想问个问题
你们都是为啥关注我啊?
还有就是,你再也和SC大家比较想看哪个?
零评就闹!(buni)

【DHD】Smooth Criminal 第三章

第三章 I Just Wanna Run
  我只想逃跑。
  这就是哈利现在的感受。
  可惜的是,他现在只能疲惫地躺在房间的床上,闭上眼睛,努力忽略偏头痛,让自己睡一个安稳觉。但他的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像过电影一样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
  真是够了,一个马尔福就很能给他找事了,还偏偏又来了一个安娜!

  门前站在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子,她棕色的长发有些自来卷(不过也有可能是特意烫的),像瀑布一样披在身后。她的眼睛是紫色的,微微发着光,耳朵上那一对大大的黑色空心圆耳环让哈利想起了卢娜。她穿着黑色的看上去十分正式三件套,胸前挂着一个名片。(就是普通白领挂的那种。)
“你好,我是安娜,安娜·布朗。”安娜笑着对哈利说,然后伸出一只手。
“哦……你好,我是哈利,哈利·波特。”哈利握了握她的手,回答道。
“天哪,久仰大名!”安娜发出一声惊叹。
“请问你有什么事?”哈利有些不耐烦地问。这不能怪他,他在傲罗部工作的前三个月,不停的有人来找他,就是为了看一看所谓的“救世主”是否真的在魔法部傲罗司工作,顺便和他握握手、要个签名什么的。
“哦…请不要误解,我是法律司的高级调查人员,我来这里是为了调查您对《第15号教育法》的看法的。”安娜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我们可以进去谈吗?”
“当然,”哈利微笑着侧身请她进来,“抱歉刚才我对你的态度。”
“没关系。”安娜摇摇头走了进去。
“您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马尔福已经在哈利和安娜交谈时调整好了情绪,他假笑着向安娜伸出了手。
  哈利有些惊讶,马尔福从来不这么主动的向别人示好。
“你好,我是安娜,安娜·布朗,”安娜笑着握了握马尔福的手,接着对哈利说,“现在,我们来谈一谈……”
  咚咚咚!有一阵敲门声。
  哈利正要去开门,却一把被安娜跑过去拉住。安娜的眼神突然严肃起来。
“我要你帮我个忙。”
“什么?”
“一会儿无论我对你干什么别给我施恶咒。”
“……好吧。”
“谢谢。”安娜笑了笑放开了他。
  门一开,金斯莱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早晨好,先生们,这是你们这个月分配到的任务。”金斯莱把一个薄薄的蓝色档案夹放在哈利的办公桌上,夹子上用金色印着“魔法部傲罗司”。
“谢谢您。”哈利和马尔福同时说
  金斯莱点点头,刚转身要走,却又停住了。他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安娜,无奈地说:“布朗小姐,无论您是怎么进来的,请您出去,对于您的事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您的年龄太小还不能成为一个傲罗!”
  哈利有些吃惊,难道……之前安娜都是在说谎?他转头看了看马尔福,他也显得困惑不解,但那副表情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金斯莱先生,请不要误会,我来这里是为了看我的男朋友的。”安娜突然紧紧地搂住哈利,还没等他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在他的下唇处轻轻烙下一个吻。

  “天……在马尔福面前被一个女孩子强吻,这真是我一辈子最羞耻的记忆了……”哈利躺在床上,一只手揉着隐隐作痛的头想。就算这事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哈利想起它来时还是脸红了。

  马尔福显然觉得这一幕有趣极了,但他也有些不高兴,甚至是……嫉妒?不,决不能。
  金斯莱则显得有些窘迫,但他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无论如何,请您先出去,布朗小姐。我要和这两位先生……呃…谈一谈。。”
“好的,金斯莱先生。还请您不要声张我和哈利的关系,您知道的,他一直很低调。”安娜快活地走到门前,在关门时还冲脸色通红的哈利做了一个鬼脸。
“听着,孩子们,”金斯莱在安娜走后神情严肃地对哈利和马尔福说,“我不知道布朗小姐和你们是什么关系……波特先生,听我说完……但她为了成为一名傲罗已经缠了我很久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所以,我请求你们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哈利和马尔福异口同声地问。
“我需要你们帮我看好布朗小姐。让她帮你们查资料,或者随便什么。但有一点,不要让她和你们一起外出执行任务,她太小了,还不合适。”
“恕我直言,司长大人。帮您这个忙对我……啊不……我们,有什么好处吗?”马尔福在金斯莱说完后立即问。
  哈利本以为金斯莱会生气,但他却笑了笑对马尔福说:“当然有,马尔福先生。我想……你和波特先生在今天早些时候扣的分可以补回来了。”
“谢谢您。”哈利和马尔福再次异口同声地说。
“好了,我要去工作了。祝你们新的一周工作愉快。”说完,金斯莱便快步离开了。

  想到这里,哈利不禁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截住他问一问自己和马尔福的事。也许……跟他合作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糟?他今天起码还把自己扣的分弄回来了,是不是?等等,我为什么要……
  突然奇来困意席卷了哈利,他来不及思考更多便睡着了。

【DHD】幸与不幸(德拉科生贺文)

哈利进来的时候,德拉科刚好有时间把手里的通知塞进被子里。
“德拉科,你还好吧?”哈利坐在病床一边的椅子上,柔声问。
“咳咳……当然,只是肺炎而已。对了,其他人还好吧?”
“纳威失业了。”哈利低下头,双手绞着搭在被子上,就像一个在承认错误的小孩子。
“……那不是你的错,真的。”德拉科把那只没有打滞留针的手放到哈利手上。
“不,那是的,是我的错。”哈利痛苦地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
哈利喝了厄运药水,他想让自己倒霉,但是却喝过量了。他不仅丢了工作,朋友也因为他的原因而厄运连连。他始终记得自己的第一个霉运,那就是爱上了德拉科·马尔福。
过了一会儿,德拉科开口问:
“韦斯莱和格兰杰呢?”
“他们还没有离婚,只是一直在吵架。”
哈利在德拉科得肺炎后坦白了一切,除了自己第一个霉运。
“你看,这代表着你的霉运很快就会过去了。”德拉科安慰到。
哈利沉默不语,他知道霉运永远不会过去,因为他始终爱着德拉科。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德拉科推了推哈利的手说:
“我的药快打完了,你去叫叫那个治疗师。”
哈利抬起头,有些困倦地看了看德拉科,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走出了病房。
德拉科看着哈利走出病房,抬手摸了摸哈利吻他的地方。
“最后一个吻。”他喃喃地说道。
他从被子里掏出那份死亡通知书,看了看那上面的时间。
还有1分钟。
他闭上眼睛,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他不想告诉哈利,其实他也喝了厄运药水,而且,是他喝过了量。
他的第一个男朋友深爱着他,却在自己母亲死后忍痛离开了他。
他的第二个男朋友则在给他买冰淇淋的路上被一个逃出来的食死徒杀死。
哈利是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
自从他俩开始交往,哈利也总是厄运不断。
失去工作,比尔和芙蓉离婚,珀西再度失踪,韦斯莱夫人精神分裂……
他多么希望那是哈利的错,(他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不是。
可是,他爱我。
他总是麻痹自己说,
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是让所有人都死去。
直到哈利对他坦白了一切。

癌症才是他最后一个厄运。
哈利爱上他,是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END—